我们已经习惯了过去中国经济的飞速增长,习惯了总有这个风口代替那个风口,甚至已经习惯了经济增长从二位数到一位数的放缓,因为即使基本面正在发生变化,在微观层面,每年加薪、升职的向上曲线依然是大家预期的常态。